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评论

乐视网即将复牌背后:孙宏斌频繁打脸贾跃亭

发布时间:2018-01-22 09:04:08  来源:重庆商报   编辑:张宏伟  背景:

  乐视网即将复牌背后,孙宏斌频繁打脸贾跃亭

  2018-01-22 07:16重庆商报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张蜀君

  距离乐视网复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有媒体表示,将在1月23日召开终止重组暨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后,乐视网没有继续停牌的理由,大概率于1月25日复牌。那么,经历了9个多月的停牌,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关系早已从最开始“一见如故”的亲切,到如今频繁“打脸”的尴尬。

  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实际上,好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可能是塑料做的。

  贾跃亭和孙宏斌,就是这样。从最开始的“一见如故”,到后来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乐视的“烂摊子”,再到孙宏斌对乐视进行大规模调整,实行“去贾跃亭化”,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频频“打脸”贾跃亭,两人的“塑料兄弟情”上演到极致。

  36天拍板入股

  发布会上“花式互夸”

  去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宣布融创入股乐视。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

  孙宏斌曾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贾跃亭:“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据了解,两人初次相见,原本是会谈乐视于三里屯一处地产的事情,那时的贾跃亭因为乐视运转的问题变卖房产。不过,令贾跃亭意外的是,孙宏斌的兴趣不仅仅在乐视的房地产上。初次的见面和了解,为以后两人的战略合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孙宏斌所言,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正因如此,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的买卖,双方也只用了36天就拍板了。

  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自己去乐视上了一个月的班,乐视对他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高管想见谁见谁,这在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他们双方之间谈价格,也非常简单,孙宏斌表示“都是老贾定的”,自己没什么异议。

  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和贾跃亭展开了“花式互夸”。贾跃亭称一直很仰慕孙宏斌,并表示孙宏斌“永不言败的精神也打动了乐视”。而孙宏斌则说“特别认同老贾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稀有的。”

  在当时,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贾跃亭远赴美国

  孙宏斌接下烂摊

  然而,乐视的困境,并未因为孙宏斌的入场而得到缓解。事实上,在2017年的上半年,易到易主、资产冻结、堵门催债……无数负面齐刷刷向乐视扑来,而那个一手创办乐视这个互联网生态帝国的贾跃亭,也选择在此时离场。

  去年7月6日,贾跃亭先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将“承担所有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表示,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钱款全部还上。然而,当天晚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实际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7月5日中午(加州时间7月4日晚上),贾跃亭就抵达美国。

  而此时,乐视的所有烂摊子,都留给了孙宏斌。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糟糕?其实谁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乐视已经陷入困顿。

  以去年7月17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为例。当时的股东大会,主要是为了表决修改公司章程、推进资产重组暨股票延期复牌、以及董事会改组外加补选孙宏斌、梁军、张昭等非独立董事。会议时间很短,只开了15分钟,参加人数也只有四五十人,但会场外面却异常混乱,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而在去年9月,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可以发现,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的孙宏斌,可以说已经心力交瘁。不过,在这个时候,孙宏斌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相当积极正面的。他表示,“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乐视董事会改组

  贾与孙关系微妙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很多人都觉得孙宏斌是被贾跃亭彻底坑了,不过,孙宏斌也并非等闲之辈。在贾跃亭出走以后,孙宏斌先是正式当上乐视网董事长,之后便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施“去贾跃亭化”。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贾跃亭与孙宏斌的关系非常微妙。

  为什么这么说?

  贾跃亭于去年7月6日退出董事会,但当时乐视网并未提请新的董事长议案,只是说改组董事会,新加入孙宏斌、张昭和梁军。也就是说,只是把原来的董事会从五人增加至八人,而梁军和张昭,原本就是乐视系的,融创只有孙宏斌一个人进来了。

  而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自己仍然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事实上,贾跃亭虽然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但其还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虽然不具有决策权,但还是有权干涉公司事务。

  孙宏斌入主乐视

  实施“去贾跃亭化”

  不过,在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连发11份人事任命,乐视网班底遭遇大轮换。

  8月17日,孙宏斌召开乐视网高管闭门会,制定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

  9月27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美其名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

  10月25日,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而委员会成员则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事实上,这也被视为乐视“去贾跃亭化”的重要一步。

  12月5日,乐视致新正式更名新乐视智家,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随着乐视改革的深入,不少原本乐视的核心高管也纷纷离开。有媒体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乐视已有十余位核心高管离职。

  比如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去年8月24日卸任一切职务,他是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位重要“老搭档”。

  而去年10月27日,作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乐视网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纷纷递交辞职报告,辞去其在乐视网的职务。之后,乐视网副总经理吴亚州、刘弘(保留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监事吉晓庆、证券事务代表刘文娟等也陆续辞职。

  那么,在这些乐视元老辞职之后,是谁接任了他们的位置呢?

  据了解,在梁军离职一个半月后的12月15日,乐视网宣布,来自融创的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同时,她还是乐视网如今的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刘淑青在去年年初,融创中国入股乐视网时,只是天津嘉睿在乐视网的委派董事。而去年8月,刘淑青就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去年10月,新乐视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刘淑青被任命为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如今,她已经成为乐视新任CEO和法定代表人了。

  而其他董事会成员,目前只剩乐视影业的张昭和刘弘两位乐视元老。而在高管名单中,刘淑青作为总经理掌舵,乐视人员金杰、谭殊、袁斌作为副总裁。

  可以发现,截至目前,孙宏斌基本完成对乐视网的高管人事洗牌。

  对于这样的洗牌,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诠释得很到位。他表示,乐视的旧部分为三派:一类是叫死忠派、一类跪舔派、一类骑墙派。孙宏斌第一步先把原来贾跃亭的死忠派都清洗出去了;第二步把跪舔派收留下来予以重任;第三步对于骑墙派的态度,就是到骑墙派发现自己不能够得到孙宏斌的重用以后也就离开了。

  孙频繁打脸贾

  双方剑拔弩张

  如今,完成乐视人事洗牌的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剑拔弩张了。在今年1月以来,孙宏斌已经成为董事长的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打脸”贾跃亭,“塑料兄弟情”愈演愈烈。

  比如1月2日,贾跃亭回应北京证监局通告,称其会尽责解决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沟通形成债务解决意向,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资金和以资产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不过,当天晚上,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解决方案。

  另外,1月19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注意到有部分网络媒体报道了《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在文章中,甘薇表示,老贾个人还替公司担保了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但乐视网表示,在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仅为14.17亿元,再次“打脸”贾跃亭和甘薇。

  事实上,除了“打脸”,孙宏斌与贾跃亭如今关系非常尴尬。据了解,目前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如今,乐视网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Faraday 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也就是说,如今,孙宏斌和乐视网也成为了讨债方,站在了贾跃亭的对立面。

  未来关系如何?

  “塑料兄弟情”或将继续

  目前,对于孙宏斌来讲,“去贾跃亭化”已经进入最后一步,那就是贾跃亭本人。贾跃亭目前仍然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权。

  而更尴尬的是,贾跃亭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事实上,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1月19日,乐视网表示,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一事,因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另外,上市公司乐视网更名一事,也遭遇折戟。

  刘兴亮表示,在之后,乐视在处理国内资产的过程中,贾跃亭和孙宏斌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拉锯的过程。两个人的情谊当然也是有的,但利益才是从头到尾的主角。

  也就是说,贾跃亭和孙宏斌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或许还会继续。

  (原标题:从一见如故到频繁翻脸不认人 贾跃亭孙宏斌上演塑料兄弟情)




关注IT讯息网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重庆商报

本文评论
退场速度比入场快,这或许是直播答题的终局
原标题:退场速度比入场快,这或许是直播答题的终局
日期:01-23
新零售时代波谲云诡,如何才能成就下一个风口
从当前新零售行业的发展情况来看,眼下的新零售还处于一个相对较为初级的阶段,新零售还需要更多新的发展才能真正成熟。
日期:01-22
2017年手机江湖:涨价与洗牌加剧 一旦犯错万劫不复
事实上,重回巅峰的小米过得精彩,整个2017年的手机江湖,又何尝不是风云变幻、跌宕起伏的一年呢?
日期:01-22
小米疯传IPO引狂热 雷军10亿赌约叫板胜负将分晓
2011年8月16日,中国科技界发生了一件大事。雷军的小米科技发布了国内首款双核1.5G手机——小米1,开启了整个国内智能手机行业的新纪元。
日期:01-22
直播行业下一战打响:培养主播、自制内容成趋势
经历了这两年的资本寒冬、监管从严、行业大洗牌后,直播行业看似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然而,新的商战已悄然开始。
日期:01-22
终止重组更名未果,乐视网带着“九大风险”空手复牌
按计划,乐视网将于1月23日举行终止重组说明会,预示其复牌的临近。在停牌9个月后,没有好消息只有坏消息的乐视网,将以何种表现重新登台?
日期:01-20
直播巨头“烧钱狂欢”乱象频出 规范管理已时不我待
直播答题游戏无疑已经抢占了2018年的第一个风口。新年以来的半个多月时间里,《百万赢家》《芝士超人》《冲顶大会》等多个直播答题游戏接连涌现。
日期:01-20
直播行业经历大洗牌 2017年直播平台消失近百家
最近“直播答题”火遍大江南北,也把直播行业再一次推到公众面前。“吸睛”热点频频出现,但直播行业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赚钱。
日期:01-20
多个竞争者纷纷入局挑战滴滴,网约车大战在即?
近期,首汽约车、易到也相继链接出租车领域。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多家平台链接出租车业务,出租车司机机会更多了,这将推动传统出租车市场的自我变革。
日期:01-19
看似完美的苹果生态环境,其实早已出现裂痕
面对这次危机,库克选择了道歉,发表了深情款款的说明,表示他们一直致力于生产消费者喜爱的产品,从来没有故意缩短产品的使用寿命或者降低使用体验。
日期:01-19
为何多数区块链概念公司,都是在割韭菜?
“未来30年,是新技术融合到传统行业的方方面面,是人类社会天翻地覆的30年,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身处哪里,我们所有每个人都会是这场大变革的一部分。”
日期:01-19
深网 |百度 All in AI,李彦宏All in 陆奇
陆奇扭转了局面,至少从百度过去一年的股价表现来看是这样。
日期:01-18
手机三巨头死磕AI芯片:三星下半年或反超苹果华为
随着智能手机走向雷同化,手机巨头纷纷寻求差异化优势。而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苹果、华为、三星电子开始了另外一轮角逐。
日期:01-18
手机业务断崖下跌,TCL应调整黑莓品牌策略
原标题:手机业务断崖下跌,TCL应调整黑莓品牌策略
日期:01-18
直播问答新观察: “答题广告” “暴富梦破裂”
火至今日的直播答题“撒币”大战,在玩家急剧增多,金主(广告主)不断入池,奖金越玩越高之时,平台似乎在纠正自身的商业逻辑,参与群众也开始分化。
日期:01-18
直播答题“撒币”大战:短期热点还是新商业模式?
益智类答题节目并不陌生。早前有《幸运52》,近有《一站到底》。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不少观众产生了“我要上去肯定比选手答得好”的想法。
日期:01-18
应用场景落地成难点 区块链谈“颠覆”尚早
2017年比特币疯狂了一整年,2018年区块链又掀起了新热潮。“你都很难想象,还有什么东西能像区块链这样,在几天之内火遍整个创投圈,并且热度居高不下。”
日期:01-18
区块链的火爆会一直持续吗?
 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区块链项目逐步开始起势,到了七八月份逐渐进入了火爆阶段,九月份监管下来,陷入沉寂,不过到了年底又重新开始火爆起来。
日期:01-18
乐视生态“崩塌”后:中国手机产业裸泳者的担忧
2018年1月11日上午,北京的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多名前来乐视大厦门口“讨债”的供应商聚集到了一块。
日期:01-18
航空业迎来空中上网时代 WiFi是盈利点还是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1月16日的消息发出后,除了各家航司“抢食”这块蛋糕“争第一”,盈利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日期:01-18